顾蔓月用力的推开了伊若郡,双眸含火。过去的种种浮上心头,她发誓要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百倍偿还。

  两人女人的对峙,也不会缺乏火药味。沈毅一看,急忙跳下车!

  “你怎么在这里?”

  沈毅拉过伊若郡,拽到一边低声问道。

  她现在不是应该在半山别墅的吗?

  “不是去看房子了吗?”

  伊若郡依旧是气鼓鼓的样子,气一点都没消,看着维护顾蔓月质问自己的自己老公,伊若郡感觉到更加的生气。

  “那你呢?你又在这里做什么?而且还是和这个女人一起。”伊若郡不甘示弱的和沈毅对视着,同样的问他。

  沈毅是什么样的人伊若郡不是不知道,伊若郡指着顾蔓月就是一顿骂,这让顾蔓月的心里很是不舒服,但是尽管如此,顾蔓月依旧是什么都不能做,现在她必须保证自己的身份不被人怀疑,她必须忍气吞声,才不会被人怀疑,特别是在沈毅和伊若郡的面前。

  “看来这是沈总的家务事,我想我就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里了。”顾蔓月始终都保持着自己的高雅和礼貌,即不拒人于千里之外又恰如其分。

  “想走?没门儿,我不会就这么让你轻易的离开的。”伊若郡出手拦住了顾蔓月。

  沈毅本来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顾小姐,处理这件事情了,现在顾蔓月又给了他一个台阶下,求之不得,没成想却被自己老婆给坏了好事儿。

  “你非要看我出丑是不是?”沈毅拉开了伊若郡拉着顾蔓月的手,用力的往后一甩,低声的对伊若郡吼着。

  顾蔓月不动声色的站在沈毅的身后,看着面前的两人面红耳赤的争吵着,心里不知道有多开心呢。

  “既然这把火已经点着了,不如我再浇点油好了。”顾蔓月在心里暗自琢磨着,表面上却异常的平静。

  沈毅和伊若郡夫妻两个人还在僵持着,顾蔓月扯了扯嘴角,向前一步站在了伊若郡的面前,“我想沈夫人一定是误会了什么,沈总不过是偶遇,好心送我上班而已。伊小姐这样不理解丈夫,怕是要成为你丈夫事业路上的绊脚石了。”这句话顾蔓月说的清清楚楚,伊若郡更是听得清清楚楚。可谓神助攻,非她莫属。

  “上班?我老公好心送你上班,谁知道你又有什么居心,你这个……”说着伊若郡就跃过了沈毅的身子,冲到了顾蔓月的面前,准备继续教训顾蔓月。

  “好了,你够了,还嫌事情闹的不够大是吗?”于公于私沈毅都不想得罪顾蔓月,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伊若郡带走。

  沈毅虽然对伊若郡很不耐烦,又不能在顾蔓月的面前过多的表露,只得微微的欠身对顾蔓月表示歉意就强行带她离开。

  顾蔓月看着伊若郡一脸不情不愿的样子被沈毅带走,暗自心乐。顾蔓月的确是偶遇的沈毅,在沈毅的再三要求之下答应让他送顾蔓月上班,但是这个沈毅是有心还是无意偶遇,顾蔓月可真要好好想一想了。

  顾蔓月看着那对夫妇离去的影子,嘴角上扬勾勒出一抹明媚的微笑,“这一切都还只不过是一个开始而已。”

  顾蔓月揉了揉自己被伊若郡厮打的地方,好好地整理了衣服,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进了公司的大楼。

  不远处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已经停了很长时间,车里坐着的正是秦勋儒,而这一切早已经被前来上班的秦勋儒尽收眼底,看的清清楚楚。

  “怎么又是他们俩个?”秦勋儒颇为不满的皱了皱眉,或许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内心的气愤和担心。

  秦勋儒抬手摸了摸嘴唇和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只是他不自觉的皱着的眉头暴露了自己心底的一丝小情绪,在看到顾蔓月被伊若郡欺负的画面时,秦勋儒的第一反应是停下来观察顾蔓月,可是看到伊若郡对顾蔓月的无理取闹和厮打,让秦勋儒感到是又心疼又生气。

  秦勋儒握紧了拳头,目光死死的盯着前面既不还手也不反抗的顾蔓月,不禁暗自懊恼:“这个女人,被人打了还忍气吞声,真是蠢,”

  就连被喝令停车的司机也不禁咋舌,小声的嘀咕,“老板这两天是怎么了,这阴晴不定的脾气似乎越来越严重了。”

  暗生无奈,司机值得小心翼翼的停了车,陪着老板在这里才看到了刚才的一幕,“话说这个顾特助也真是的,每次都让老板为她担心。”

  “你在嘀咕什么呢?”秦勋儒非常不满的阴着脸看着前排的司机,让人心生畏惧。

  司机慌了神,一时间语塞竟然不知道该作何回答,反正是不能让老板知道说了什么的,“老板,顾特助已经进公司了,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走吧。”秦勋儒看着顾蔓月的背影离自己的视线越来越远,嘴角的一抹淡笑让人不寒而栗。

  司机透过后视镜止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迅速开车离去,不然的话只会让自己陷入危险之地。

  办公室里,秦勋儒刚走进来,放好了衣服就迫不及待的按下了内线找来顾蔓月。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过后,办公室的门被推开,顾蔓月走了进来,带着非常灿烂的职业性的微笑,“老板,你找我?”

  “好点了吗?”秦勋儒意外的非常的温柔,没有谈公事。

  “啊?”顾蔓月很是疑惑为什么秦勋儒第一句话会这么问,“只要不是在封闭空间,我就没事。”顾蔓月笑颜如花的回答着。很显然这并不是秦勋儒想要知道的事情。

  顾蔓月一边想着怎么回答秦勋儒的话一边高速转动着自己的大脑,思考着秦勋儒是不是又发现了什么。

  秦勋儒看着面前的自己的特助,这个特助在自己的身边已经两年的时间了,“看来多多少少是学到了很多呀。”

前往下载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猫九来啦  每天领取猫豆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