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中招了,怀上了姐夫的孩子。

  盛亦琛笑她:“你是想要学习娥皇女英共侍一夫?”

  这样卑劣的话语,这样的羞辱,她几乎无时无刻都在承受。

  “布置灵堂,看起来像个模样。”盛亦琛的双手放在了裤子的口袋之中,一副闲散的模样,环视一周。

  “不过在寸土寸金的帝都,想要一块墓地,百万起步。”

  百万!

  慕清霜为了布置这个灵堂已经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实在是没有钱给姐姐买陵园的墓地。

  她绝对不会以为,眼前的这个男人,会帮助他的“妻子”安息。

  他恨她们姐妹,从慕清霜第一眼见他就已经知道了。

  “五百万。”

  盛亦琛忽然张口,眼眸之中全然的冷意,“慕清霜,我可以给你五百万让你姐姐躺进最好的墓地。”

  “你的条件?”她不相信盛亦琛会是无私奉献的人。

  “登记结婚。”

  慕清霜听到这四个字立刻愣在原地,没有想到盛亦琛竟然会提出这个要求来,他到底要把她置于何地?!

  “肯不肯,就在于你。”

  盛亦琛说完,转过身去,朝着灵堂外面一步一步走了出去。

  答应吗?

  如果不答应,姐姐怎么办,她生前所有的财产全部都做了公益,她无论如何都拿不了这笔钱。

  她握紧了拳头,从胸腔发出一声:

  “你站住!”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了闭眼睛,“我…答应你。”

  她不疑有他,毕竟盛亦琛是个言出必行的人,这一点毋庸置疑。

  盛亦琛停住了脚步,脸上扬起一抹邪笑。

  “子恒。”

  “老板。”门外的男人走了过来,低头等待着盛亦琛给的吩咐。

  “联系陵园的老板,慕黎宴的墓地要最好的一处。”

  盛亦琛说起慕黎宴的声音,根本就不是一个丈夫对于妻子应有的情感,就像是处理起工作一样的机械化。

  知道的才明白慕黎宴是他盛亦琛的亡妻,不知道的还以为只是处理一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陌生女人。

  盛亦琛上前,一把拉住的慕清霜的手腕,迅速把她拉进了车里。

  “盛亦琛!”慕清霜不断挣扎着,“你要做什么!”

  “去登记。”盛亦琛的眼眸微微眯着,让人看不清其中的意思。

  “今天,还是姐姐的头七。”慕清霜双眼猩红的瞪着。

  “只有今天这一个选择而已。该不会我的霜儿以为,我会这么有耐性吧?”

  慕清霜愣住了一瞬,不,盛亦琛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人。

  在姐姐头七未过,就直接跟姐夫结婚,放眼整个国家,都算是奇葩啊?

  “结不结。”

  慕清霜沉静的三秒,“结。”

  至少…姐姐的陵墓迫在眉睫,她纵然为千夫所指,都不及姐姐的安息来的重要。

  盛亦琛办事向来讲究爽利,还没到半个小时,就已经从达到进行到了领证结束。

  慕清霜抚摸着眼前的红色小本子,一滴泪瞬间滴在了红色的软壳上。

  从今天起,她的姐夫,就是她的丈夫。

  “盛亦琛。”慕清霜刚刚张口,就看到盛亦琛向她投来的目光。

  “我能不能问你为什么要娶我,你不是应该恨我吗?还是你脑子有病?”

前往下载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猫九来啦  每天领取猫豆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