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镜国,康王世子府。

  “死了没有?没死就把药喝了。”一黄衣婢女用力推搡着床上的女子,不满的吼道。

  床上女子脸色苍白,没有丝毫的血色,只有微颤的双眸,让人知晓她还活着。

  此时,另一婢女进来有些害怕的拽了拽黄衣婢女道:“青芒姐姐,她毕竟是世子妃,咱们如此待她会不会……

  “怕什么?如今叶国公府通敌叛国马上要被满门抄斩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没了,日后再没了依仗有什么好怕的?”

  唔......

  原本没有任何动静的女子不知何时已经醒来,听到婢女的话竟生生吐出一口鲜血:“你们胡说,父亲……父亲不可能通敌叛国的。”

  已经几日没有进食的叶卿宁心里悲愤不已,可说出的话却是有气无力的,这让刚有一些惧意的黄衣婢女重新找回了方才那副盛世凌人的虚荣:“你与我们争执有何用,这是陛下的旨意。”

  她的话恰好提醒了还处于悲痛之中的林卿宁,她掀起被子就要起身,嘴里呢喃着:?“我要见世子!我要告诉他们,我父亲是被冤枉的。”

  只是她的身子本就羸弱,再加上如此的悲痛,哪里还站得住?

  玉足刚落地整个身子便直接摔了出去,可身旁的婢女不但没将她扶起来,反而毫不避讳的大笑起来。

  “何事如此高兴?”

  随着一声清脆却又夹杂着妩媚的声音响起,紧闭的屋门被推开,一锦衣华服的女子被簇拥着走了进来,她一身云烟百褶裙,一瞥一笑尽是风情,正是她二叔父家的堂姐,同时也是康王世子的侧妃叶卿璎。

  叶卿宁的眼神中瞬间燃起了一丝希望,那些丫鬟说的肯定是假的,国公府的几兄弟并未分家,如若国公府被满门抄斩,叶卿璎又怎会一点悲痛的模样都没有?

  “卿璎,方才她们说国公府被满门抄斩是假的对不对?”

  因太过急切,丝毫没注意到许久未曾修过的指尖,已然将叶卿璎吹弹可破的肌肤抓出了几滴血珠。

  叶卿璎吃痛,下意识的将她推到在地,脸上尽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盛世凌人的掐住叶卿宁下颌道:“她们确实是说错了。”

  只是不待叶卿宁反应,继续道:“这次被斩的只有你父亲和大哥,而我的父亲举报有功,已经护住了国公府,并且继承了爵位,以后我就是国公府的嫡小姐,而你只是一个罪臣之女!”

  此时的叶卿璎是那般的雍容华贵,而原本在容貌上更胜一筹的叶卿宁,却是骨瘦如柴,发丝凌乱,着实狼狈的很。

  可她哪里还有心思在乎自己的模样?只觉得心中的怒火喷涌而出:“父亲待你们不薄,却不想你们如此歹毒。”

  “歹毒?这就歹毒了?那我母亲派人活活气死了你的母亲,你的弟弟被我推入大火之中活活烧死,还有我连同世子将你肚子里的孩子做掉,这些又算什么呢?”

  叶卿璎的话字字诛心,这对叶卿宁的打击如同天塌一般。

  只是这最后一句,她是万万不会相信的:“世子殿下真心待我,断然不会害死我们的孩子。”

  叶卿宁一想到黎俞轩,脑海中皆是对她的温柔呵护,这让她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闻言,叶卿璎忍不住掩唇一笑:“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孩子父亲是何人,真是可笑。”

  “你这话何意?”叶卿宁震惊道。

  “那日宴会你不知羞耻的和别的男人行污秽之事被世子撞破,为了得到你爹的支持,世子殿下只能装成那晚的人迎娶你,这可是世子的屈辱,他怎么可能允许这个孩子降生?”

  不可能!那日宴会她被人下药迷晕,醒来便看到黎俞轩躺在自己的身旁,而她一身……

  当时只有他们两人,不是黎俞轩,又会是谁?

  叶卿璎就知道她不会相信,听着外面的动静,冷笑一声:“不妨你直接问世子殿下。”

  话音未落,门外传来一道不耐烦的声音,“璎儿,你怎么还没把她弄死?是想连累我康王府不成?”

  说着,进来一身穿金丝蜀绣的青色长袍的俊美男人,正是康王世子黎俞轩。

  叶卿璎见到黎俞轩,化身善解人意的可人儿,泪流满面的蹲在叶卿宁的身边,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世子殿下,妹妹她现在已经如此可怜了,您就放了她吧。”

  “滚开!”

  叶卿宁厌恶的推开这个口蜜腹剑的堂妹,爬到黎俞轩的身边道:“世子殿下,是二叔他想得到国公的爵位,故意陷害父亲。”

  她看向黎俞轩的眼神满是期待,这是她最后的希望了。

  可黎俞轩竟毫不怜惜的一脚踢开叶卿宁,心疼的扶起叶卿璎道:“璎儿你还是太善良了,你待她亲如姐妹,你看她又是如何待你的?”

  “妹妹……妹妹定有她的苦衷。”

  叶卿璎状似悲痛欲绝的扑到黎俞轩的怀中,看向叶卿宁的眼神中却充满了挑衅。

  她的举动无疑激怒了叶卿宁:“世子殿下,你莫要被这个女人给骗了,她和她的母亲心思歹毒害我母亲和弟弟,”

  “够了!”

  叶卿宁最后一句,无疑戳中了黎俞轩心中的逆鳞:“自己恬不知耻做出那等下作之事,还敢责怪旁人,若不是看在你父亲支持的份上,本世子怎会留你到现在?”

  这一切竟是真的……

  “璎儿,赶紧把她处置了,本世子一刻都不想再见到她。”说完,黎俞轩竟直接甩袖离去。

  “是,世子殿下。”

  随着黎俞轩走远,叶卿璎脸上的笑容也狰狞了起来,吩咐身后的人:“她不是喜欢做那种下作之事吗?那就把找好的人带进来,将她折磨致死。”

  叶卿璎刚出去就有个嬷嬷带了几个乞丐进来,一看到叶卿宁如同饿狼见到食,直接扑了上来。

  可他们还未碰到叶卿宁,只见她抬手拔下发间金簪,插入喉中,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嘶吼道:“你们害死我至亲至爱之人,我断然不会让你们安生度日!”

前往下载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猫九来啦  每天领取猫豆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