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型师捏着我的脸左看看右看看,拿着我的头发比划来比划去,然后就开始动手了。我闭着眼睛任造型师在我脸上涂涂抹抹,对着我头发又烫又夹,然后又拿来一件淡紫色的鱼尾裙给我换上。

  我看着镜子,竟有点不太相信这个人就是我。

  精致的妆容,高雅的发型,特别是这一身紫色的鱼尾裙,一字露肩,展现出完美的锁骨,包臀的设计把我的身材衬托得凹凸有致,裙摆不是很长,显得性感又不失俏皮。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点愣神,都说人靠衣装,我结婚那天都没有这么美过。

  “马小姐,怎么样,还满意吗?”小李走了过来,看到我的时候她的表情也微微惊讶,也许是没想到我经过一番包装,竟是换了个人一样。

  “当然满意了,很漂亮。你说,我这身打扮能配的上慕先生吗?”我开心地转了一圈,然后问小李。毕竟是去陪衬慕先生的,还是要看看能不能配得上慕先生才行。

  “当然了,慕先生看到你这身打扮,也会很满意的。”小李对我笑了笑,肯定地说。

  “那么到时候我就这身打扮吧。”我让造型师帮我把衣服脱下来,又把头上的装饰取下,卸了妆,才离开了礼服店。

  小李把我送到楼下的时候,告诉我后天下午两点钟她就会过来接我,去做造型,然后再送我去和慕先生会合。

  我一一应下,道过谢后,我就上楼了。

  刚进家门,就看到谢小婉坐在客厅嗑瓜子。

  “你怎么来了?也不给我打个电话。”我一边脱鞋子一边问她。

  “你自己看看你的手机,看看被我打爆了没有。”谢小婉对我翻了个白眼,继续嗑瓜子不理睬我。

  “是吗?”我赶紧拿出手机一看,9个未接电话。在化妆做造型的时候,我把手机设置了静音,完事之后忘记调回来了。“哎呀不好意思啊,设置了静音,没注意到。”

  谢小婉对我的一脸赔笑嗤之以鼻,她冷哼了一声,说:“贝贝也回来了,现在也不用跟我诉苦了,就当我是透明的了是吧。”

  一听谢小婉这酸溜溜的话,我赶紧走到她身边坐下,抱着她撒娇:“哎哟小婉,我最美丽可爱的小婉,我怎么会当你透明呢?毕竟你这分量也挺重的呢。”

  “滚,别油嘴滑舌的。你倒是说说,张波那混蛋是怎么愿意把贝贝送过来的?我刚刚听张妈说,他还欺负你了?你给我说说怎么回事。”谢小婉放下瓜子,正对着我,很严肃地质问我。

  一时之间我有点尴尬,首先,慕先生的事情我不知道怎么跟谢小婉解释,其次,我也不想让谢小婉知道张波对我做的那些混账事,就谢小婉这脾气,她不气炸了才怪。

  “你说话呀,你别想糊弄过去。一件一件老老实实给我说清楚。”谢小婉并不打算放过我,她佯装生气的样子,一副我不老实交代她誓不罢休的模样。

  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因为我遇到了一个贵人,那个贵人比张波牛掰多了,他去叫张波把贝贝送回来。”

  “牛掰的贵人?谁啊?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牛掰的人,他去要人张波就答应了?”谢小婉狐疑地看着我,一脸的不相信。

  我摊摊手表示无语,“这牛掰的人我认识的时间也不长,不过他真的是我的贵人,他帮了我很多次。”我给谢小婉简单地讲了一下慕先生对我帮助,当然,我并没说我那次跳楼的事情。

  谢小婉听完一脸的不相信,紧接着她一脸奸笑地问我:“你说,那个牛掰的人物是不是看上你了。话说我们家千千也是个水灵灵的小人儿,有人看上你也是很正常的。”

  我朝谢小婉翻了个白眼:“瞎说什么呢,不说我水灵不水灵,光是我结婚了又带着个儿子,人家一钻石王老五怎么会看上我,大把的漂亮小姐姐前仆后继地送上门。”

  “哎,正因为平时野菜吃多了,才会更喜欢家常菜。你看我,天天在公司吃外卖,要么就是晚上有应酬,外面的饭菜我都吃腻了,我就想吃吃家常菜。”

  谢小婉看我不理睬她,一路追着我进了房间,跟在我屁股后面喋喋不休。

  我无奈地看着她:“我说大小姐,你想留下来蹭饭你就直说,不用拐弯抹角的,一看你来了,张妈晚饭肯定会预你的份的。”

  听到我这样说,谢小婉嬉皮笑脸地黏了过来:“还是你最了解我,我就想留下来蹭饭。”

  我和谢小婉的感情就是这样,可以无所顾忌,不用猜测对方的想法,有什么说什么,也不用担心踩中雷区,彼此理解,不会有什么误会。人生可以有这么一个好闺蜜,也算是一大福气吧。

  谢小婉不但留下来吃晚饭,我还留下她跟我一起睡觉。我们两人好久没有躺在一张床上聊个痛快了,刚好谢小婉明天休息,我便提议今晚来一次夜谈。

  我和谢小婉躺在床上,聊着以前的开心事,聊着我们都是未婚女青年时的那些荒唐,聊着聊着,又聊到了我和张波的事情上。

  “他是不是欺负你了?”谢小婉没忍住,还是问了我这个问题。

  “已经过去了,我也不想再提了。既然张妈有跟你说过,大概怎么回事你也应该能猜到了。”我轻叹了一口气,表示不想再回忆。

  “千千,一定要离婚,而且一定要分他一半身家,不是你稀不稀罕他们家的臭钱的问题,是你必须让他付出点代价,不然真的白便宜他了。”谢小婉猛地坐起身来,摇着我的手说道。

  听了谢小婉的话,我陷入了沉思。要他付出代价,但是我真的不想拿他的钱,如果我要求分一半的家产,更是让陈美芬坐实了我就是觊觎他们张家的钱的罪名。既然要离婚,我就要撇得干干净净,也绝对不要留下话柄让人诟病。

  正想着,我的手机铃声响起来了。拿过手机一看,赫然三个字:慕先生。

前往下载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猫九来啦  每天领取猫豆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