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国,海城,某小区12座顶楼。我就站在28楼天台的护栏上。

  天已转凉。一阵阵秋风夹杂在阳光里,透着阵阵凉意。很舒适的天气。抬头望着天空,我却觉得心寒刺骨。

  人生于我而言,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坚持,挣扎了这么久,我还是决定放弃。我叫马千千,今年25岁,怀里抱着的是我四个月大的儿子。

  阳光那么刺眼,我一恍惚间,像是看到了人生的走马灯,我这可笑的一生开始在我脑子里晃。

  从小我就是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孩子,家里的父母,长辈,对我都宠爱有加,虽然谈不上是大富大贵的有钱人家,可我也是衣食无忧地长大。而我也并不辜负父母的期望,考进了海城第一重点大学——海大。

  就在我展开全新的生活,对未来充满希望的时候,我遇到了我现在的老公——张波。

  张波与我是同一个系,又同是学生会,加上都是本地人,自然走得比较近。这一来二去的,也对彼此萌生了好感。

  还记得张波开始追我的时候,每天早上都会给我送早餐,如果我们是同个教室上课,他会送到教室里等我过来吃,如果不同教室上课,他会一早跑到我们宿舍楼下把早餐拿给我,甚至他有早课,而我没早课的时候,他也会因为担心我懒得去吃早餐,而在上了一半的课后偷偷跑去买早餐送来宿舍楼下。

  那时候我们宿舍的几个女生,总是跟我开玩笑,说遇到张波这样的男生,就嫁了吧。特别是谢小婉,总是挤眉弄眼地跟我说:“这么好的男生已经不多见了,你看张波,要颜值也有颜值,要钱也有钱,我听说他们家,在我们海城可是有头有脸的,就算不是数一数二,排个前十名还是有份的呢。最关键的是,他对你好,是吧,每天早上送早餐,每天晚上护送到宿舍楼下,十年如一日风雨无阻无怨无悔的,这可是很难得的呀。”谢小婉边说边往嘴里塞零食。

  是的,那些零食都是张波拿来“收买”我宿舍这些馋猫的。

  就这样,在我本身就对张波很有好感,很欣赏他的为人的前提下,在大一下学期的时候,我们正式恋爱了。

  那时候的我们,都很单纯美好,一起上课,一起下课,一起去图书馆,一起复习,一起吃饭,一起晚自习后去操场散步,也会在周末的时候和舍友,和同学一起去唱歌,我们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我们享受着青春的气息,我们感情好得一进入教室,要好的同学都会开玩笑地捏着鼻子说,闻到了恋爱的腐臭味。

  回想着与张波一幕幕美好的过往,我站在天台上,竟不自觉地嘴角上扬。

  我也记不清我多久没有发自内心地笑过了,可能在我儿子贝贝刚出生的时候,那种初为人母的喜悦,让我有过真心的笑容。

  贝贝的一声啼哭,把我的思绪拉回了现实。我本能地抱着贝贝晃了晃,安慰他:别怕,没事的,妈妈在。

  可这一句安慰的话语,却让我的情绪崩溃,忍不住大哭起来。

  我也很想在我撑不住的时候,在我害怕,难过的时候,我的妈妈可以跟我说一句,别怕,妈妈在,没事的。就像小时候一样,给我温暖和安慰。

  为了和张波结婚,我不惜和父母都决裂了。

  现在想来,妈妈的那句:“得不到长辈祝福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是那么的明智。

  当初我满心欢喜地和张波回了他家,见了他的父母,原以为像张波说的那样,只要是他喜欢的,他父母都会喜欢。

  我穿戴整齐,举止得体,却也无法赢得张波妈妈的欢心。张波的妈妈,也就是我现在的婆婆,她认为我是想飞上枝头变凤凰,想高攀他们张家,从来不给我好脸看,第一次见面,竟是把我带去的礼物都扔出了家门。

  也就因为这件事,我父母坚决不同意我们的婚事。当时一心追求所谓的爱情,我竟看不到父母眼角的泪花。父母这是在用他们的坚持,为我换回尊严啊。

  张波说,结婚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就算全世界都不理解我们,我们也是最恩爱的一对。当初让我感动不已的情话,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无尽的讽刺。

  也罢,将死之人,也没什么好埋怨,但愿我和张波的纠葛,可以从此结束,来世,再也不见。

  我下定决心,低头看看了又睡着了的贝贝。

  我轻轻吻了他的额头,喃喃自语到:“宝贝,妈妈不是因为狠心想剥夺你的生命,而是你留在世上,也只会是苦难的一生,与其受苦,还不如跟妈妈一起走。妈妈爱你。”

  “放屁,我第一次听见有人一边说爱你一边准备杀了你。”身边突然响起了一道声音,让我猛然一怔。我有点呆呆地转过头,看向声音的来源。

  一个挺帅气的男人,正倚靠在离我大约一米远的栏杆边,漫不经心地拨弄着指间的戒指,脸上挂着冷笑,甚是冷酷。他是在嘲笑我吧?

  “你是谁?”我开口问道。

  “一个将死之人,还在乎我是谁吗?”男人仍旧脸上带着冷笑,不经意地瞥了我一眼。

  “不说就不说,那你走吧,不要妨碍我跳楼。”说来也奇怪,我刚刚上天台的时候,明明已经把门反锁了,按理说不会有人可以上来才对。

  “明明是你妨碍了我在这赏景。”男人饶有兴致地把头一歪,右手托着下巴,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我,“你说我怎么就那么倒霉,想来天台透透气,还要遇上有人跳楼?”

  “抱歉,扰了你的兴致,但这与你无关,你走吧,免得我跳下去了你还要被牵连去警局问话。”我重新看向前方,深吸一口气,慢慢开口。

  “哟,脑子还挺清醒,还知道我会受牵连啊?”男人竟一步步向我走来。

  我突然有点不知所措,慌乱地朝他喊:“你要干什么?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真跳了啊。”我想向一边挪开位置,可这栏杆就这么丁点大的地方,我根本无处落脚。

  我紧张地四下张望,却突然觉得双脚一重,接着整个人重心向上,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我倒在了地上。

  这个男的把我抱了下来,把我扔在地上不管就算了,趁我没有抱稳贝贝,他竟把贝贝抢走了。

前往下载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猫九来啦  每天领取猫豆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