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王爷今日来不会只是为了看我的吧?”白清月才不相信萧楚渊那么悠闲。

  “看你是其一,今日本王来主要是为了皇后娘娘赐婚一事。”萧楚渊依然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

  “按王爷您的意思是答应还是不答应?”白清月捉摸不透眼前的萧楚渊究竟是何心思。

  “你认为这件事本王有拒绝的权利?”萧楚渊挑了挑眉。

  白清月轻笑一声:“王爷您虽然不是皇后娘娘所出,但您也是皇子啊,若是您说一句不愿意,想必皇后娘娘不会强人所难的。”

  “可是本王觉得这与你,与本王来说都是一个好机会。”萧楚渊这才一本正经起来。

  白清月没有搭话,萧楚渊继续说道:“本王知道你并非什么外室所养,你来白府的目的便是认亲,奈何你爹不信你,你娘不认你,本王所说可都是事实?”

  白清月皱了皱眉:“王爷这是何意?”

  萧楚渊笑了笑:“别多心,本王既然要找人合作当然要仔细了解对方,这样才万无一失。”

  “合作?”白清月并不觉得以她现在的身份有什么值得让萧楚渊与她合作的。

  “本王可以助你认亲,但是在你认亲成功以后要联合白家的势力助我登上太子之位。”萧楚渊毫不避讳。

  白清月嘲讽的一笑:“王爷怕是找错人了,如今白若怜才是白家的嫡长女,娶了白若怜才能将白家收入囊中。”

  “所以本王才说待你认亲成功之后,你要知道你能考虑的时间不多了,想必皇后娘娘的旨意也就是这两天的事,本王等你的好消息。”说着萧楚渊便消失不见了。

  白清月现在脑子里乱的很,一方面能得到萧楚渊的帮助固然好,另一方面白清月不愿卷入这些斗争之中,但白清月不知道的是在她踏入白家的那一刻开始她便已经成为了局中人,再也撇不清干系了。

  合雀在门外敲了敲门:“二小姐,老夫人来看您了。”

  “快请。”白清月理了理自己的情绪。

  老夫人由花嬷嬷搀扶着进来了,白清月准备起身行礼,老夫人示意花嬷嬷过去阻止:“既然有伤在身就不必多礼了。”

  白清月这才安稳的坐好了:“多谢老夫人。”

  老夫人走到床边,花嬷嬷给老夫人端了把椅子,老夫人坐下后:“花嬷嬷,你先出去吧。”

  花嬷嬷行了礼便出去了。

  “老夫人来可是为了楚王爷一事?”白清月主动开口。

  老夫人点了点头:“今日皇后娘娘派苏公公过来,一来看看你的伤势,二来就是为了你与楚王爷的婚事。”

  “老夫人答应了?”白清月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近日民间对于你和楚王爷一事传的沸沸汤汤,皇后娘娘赐婚一事也未尝不可,这样既能保住你的名声,也能为你找个好归宿,你觉得如何?”老夫人听上去像是询问白清月的意见,实则只是告知白清月罢了。

  “老夫人为清月考虑周全,清月感激不尽,赐婚一是清月自然没有资格拒绝,老夫人做主便是。”白清月心中已然拿定了主意。

  老夫人对于白清月的态度满意的点了点头:“还有一事,皇后娘娘念及你年纪还小所以这一次只是让你与楚王爷订婚,待一两年后再正式成亲。”

  “皇后娘娘为清月一事当真费心了。”白清月心中冷笑一番。

  “订婚过后你便搬到楚王府去吧,这样也能培养培养你们二人的感情。”老夫人拍了拍白清月的手。

  如今白家上下大部分人都不待见白清月,白清月搬到楚王府也算解放了白清月。

  “老夫人做主便好。”白清月乖巧的点了点头。

  老夫人看到白清月手臂上露出的伤痕皱了皱眉:“你爹下手也太重了些,一会儿我让花嬷嬷送些上好的药来,切不可留下疤痕。”

  白清月收回手扯了扯袖子遮住伤痕:“今日三妹送来了药,想必擦上一段时日便好了。”

  老夫人看了看床头的药瓶:“三丫头也是个心细的,你来之前她倒是还真没有与谁这般好过。”

  “三妹心思单纯,对谁都很好。”白清月垂眸笑了笑。

  老夫人起身:“好了,你且好生修养,实在无聊的慌,便差人去叫三丫头来陪你说说话。”

  “清月恭送老夫人。”白清月看着老夫人走出去才松了一口气。

  老夫人毕竟也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就算表面上不说实则别人想什么,做什么她又何尝不知,这一次老夫人也想借助赐婚拯救白府的门风。

  一连休息了七八日白清月的伤才好了七七八八,别说白娉婷送过来的药当真有效,白清月不仅伤好了,就连一点点疤痕也看不见。

  白清月嫌躺在床上太难受,不顾明云合雀的劝阻执意下床走动,明云合雀也只能跟在白清月身后。

  “行了,你们两就别跟着我了,要是真闲的慌去给我准备些茶水糕点放在院子里,一会儿三妹来了,我与她坐在院子里晒晒太阳。”白清月连说带推的终于把两人支开了一会儿。

  白清月走到院子里活动了一下筋骨,待在床上这么久白清月都感觉自己快要发霉了,虽然每天白娉婷都会来找她说说话,但也抑制不住白清月那颗蠢蠢欲动的心。

  “二姐,你怎么起来了?”白娉婷从门口走进来。

  白清月迎了上去:“待了这么久太闷了,所以起来走一走。”

  “可是你的伤还没有好……”白娉婷还是有些不放心。

  “放心吧,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估计再有个两三天就痊愈了。”白清月拉着白娉婷坐下。

  “二姐恢复的真快,这要是我没有几个月,我娘肯定不会让我下床走动的。”白娉婷看到白清月暗淡的眼神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二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就是不会说话。”

  白清月看着慌乱的白娉婷笑了:“没事,我逗你玩儿的,你还当真了。”

前往下载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猫九来啦  每天领取猫豆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
写评论